拼裝家庭 93


「我覺得這個提案蠻有意思的!」

「股長,可以試試看啊。」

何篤行忍不住在開會結束前提了一下「青銀共居」計畫,原先只是想當個會後聊天話題,而且,他的那些想法過了幾天蜜月期後,明顯的規劃漏洞浮現,大概引不起什麼共鳴。

怎知,在場同事聽了都眼前一亮,紛紛表達各種意見,討論得比主要會議內容還要激烈有火花。

某個同事建議直接用此案發表,在場眾人都點頭贊同,倒是何篤行又開始搖擺不定。

「可是,原本的案子我們都快做完了,剩下的時間也不夠——」

何篤行話說到一半倏地收口,原本打算就這樣放棄的,理智告訴他,沒有必要冒險犯難,安全穩健牌才是最合情合理的,不過就是份工作……

然而,裴承飛說過的那句話在此刻推了他一把——你的想法都是對的,有時候就直接做下去吧。

他推了推眼鏡,小小聲地說:「如果大家願意……加一點班的話?」

平常沒什麼存在感,總是隨上頭長官搖擺的「盆栽股長」第一次提出主見,同事們意外地相挺,加了整整一個禮拜的班,大家一起把案子修改完成,趕在週一的會議上簡報。

何篤行為了這個案子,不得不把繆繆帶回老家,拜託母親照顧。

他跟何母當初在搬家後的農曆年和解,何母再怎麼對兒子生氣、再怎麼怨懟馥純,繆繆畢竟還是她的孫女。在女兒何蔚瑜居中協調下,讓何篤行帶繆繆回家認阿公阿嬤。雖然何母要他自父女倆搬回來一起住,但當時何篤行強硬地拒絕了,只答應會帶孫女回來讓他們看看。

幾年下來,何母的態度也終於有軟化的驅勢,不再強硬地想要控制兒子,不過,裴承飛父女與他們分居後,何篤行向何母請求協助幫忙的次數變多了,何母仍暗自竊喜兒子與孫女終究要回家的。

由於會議得提早到辦公室準備,何篤行不得不帶著繆繆住老家,請母親隔天接送繆繆上下學。

「明天早上爸爸要早點出門,阿嬤會帶你上學喔,放學她也會去接妳喔。」

被冷落一個禮拜的繆繆心生不滿地抱怨,「爸爸你還要忙多久——」

「就到明天,明天之後爸爸就不會那麼忙了,妳再忍耐一下下喔。」

她不甘地噘嘴,「說好了喔。」

「嗯,爸爸跟妳說好了,妳要聽阿嬤的話喔。」

翌日,何篤行一大早到辦公室做準備,梅娟是第二個到的。

「股長,你好早喔!」

「想說早點來練習一下簡報。」他不得不承認,膝蓋正微微發著抖,「有點緊張。」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股長,梅娟忍俊不住,「希望這個案子能成。」

他同意地頷首,大家都辛苦地準備、做了這麼多,無非是希望能得到長官的認同。

隨後,同事們陸續進辦公室,眾人一起到大會議室開會,這次其他科室也一同與會,包含於美君所在的隔壁科,場面之浩大顯現出長官的重視程度。

待高階長官都到場後,何篤行便開始簡報。

剛開始,他的聲音還有點飄,講到第三頁就穩了,之後便是行雲流水地簡報,甚至比他私下演練的那幾次都還要好。

只是,因現場燈光關係,他沒看到的是,長官越聽越不對勁的表情。

「簡報到此結束,請長官及各位同仁指教。」

局長一馬當先按下眼前麥克風按鈕,「何股長,你……是不是不太了解臺灣人?」

這天外飛來的問題讓何篤行愣征呆滯,完全不懂對方是什麼意思。

「我們所在的這個社會,是很講究血緣家庭關係的,你說要讓互相不認識的住在一起相互照料進而成為家庭?光你剛剛提到的例子,什麼年青人可以照顧長輩,這太奇怪了吧,那長輩的兒女呢?年青人的父母呢?」

「不好意思,局長,所以我說是某些情況下,長輩也許沒有小孩,或是住不同地方,年青人的父母也是。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也有平輩互相照顧、成為一種家庭組識——」

「所以才說你不懂臺灣人。」局長打斷他的話道。

「我覺得,是局長您不懂人性吧。」

何篤行此話一出,全場譁然,似乎還聽到有人的驚呼聲。

他刻意忽略現場的狀況,堅地定繼續說:「原先陌生的人住在一起,互相照顧、成為家庭很奇怪嗎?但是,這不正是我們現在靠婚姻組成家庭的方式嗎?當然,你可能會說結婚是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決定組成家庭,可是,在結婚之前,又有誰可以完全了解另一個人,光看離婚率就知道,靠婚姻組成的家庭並不是百分百穩固的。

「再說血緣好了,血緣其實也不比一紙婚約穩固得多,從各種家庭糾紛都看得出來。我們的這個提案並非要改變目前現有的家庭組成方式,只是因應現代社會的變遷,提出新的家庭組成的樣貌。他們可能是互不認識的人,也有可能本來就是合得來的朋友,住在一起,彼此認識、照顧進而產生家人般的情感,這是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因為我——」

何篤行像被噎住似地急踏煞車,全場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

「我是說……我的朋友就是這樣。」

何篤行在早上的會議中豁出去似地在各個高階長官前大放厥詞、反駁對方的說法。然而,現實總不若電影故事般完美,他不是能辯倒眾人的正義英雄,只是一個平凡的父親。最後,這個計畫還是被否決了。

散會時,同科的眾人都有些沮喪,何篤行還打起精神開開玩笑安慰大家,局長叫他們一周內提出備案,但他們早就做好了完全不用擔心。

中午時刻,他無意識地走出市府大樓,打算去那間不太可口的餐廳用餐,想避開任何認識的人,好好靜一靜,讓撐住的情緒得以放鬆。

此時他才發現這次計畫與他個人的價值觀重疊太多,被贊同或被否定,都牽一髮而動全身。

「股長。」

走進餐廳前被叫住,回頭看見是於美君,他因為被打擾而不太高興,沒有餘力遮掩,而露出厭惡的表情。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吧?」於美君面帶歉意,「其實,我追過來只是想跟你說,我很喜歡你們的提案,沒被採用真的很可惜。」

「謝謝……」何篤行推了推眼鏡,心情股價回漲了點,低聲說:「沒有打擾。」

「那我們可以一起吃個飯嗎?」

這是他們第三次在這間餐廳裡吃飯,每次兩人的心境都不一樣,這次,兩人似乎能終於能坦然以對,直話直說。

他們一邊吃著這家店還算能吃的咖哩,一邊聊計畫的事,不知是否換了廚師,原本淡如水的咖哩越吃越有味道,他們也越聊越起勁。

「要現在那些老古板長官接受這個提案太難了,不過,你們的努力不是沒有用喔,長官還是需要一點刺激的,」於美君啜了口附餐紅茶後瞇起眼道:「而且——你也太帥了吧,對長官直接開罵。」

第一次被女性當面稱讚帥氣,何篤行臉頰瞬間漲紅,那是連前妻都沒說過的溢美,她以前頂多就說他斯文有禮、溫柔體貼。

「呃,不,就……不小心……」

「不過啊——你就承認你是你朋友吧,」她掩嘴輕笑,「本來很帥的,但你最後說那是你朋友,就後繼無力了。」

「他——真的是我朋友啊。」

「你是說那位裴先生嗎?」

「是啊,不過他最近搬走了。」他拿湯匙攪動餐盤裡的咖哩飯,這次一起吃飯才注意到於美君會把咖哩與白飯分開,不像他總攪拌在一起。

「搬走了?為什麼?你們吵架了嗎?怎麼回事,快說說。」

在於美君探問八卦的強勢逼問下,何篤行吞吞吐吐地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大概說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啊……裴先生為了女兒搬家也是可以理解,那股長你最近這麼忙,繆繆都是誰照顧的?」

「帶回老家請我媽幫忙。」

「你懂我那時候的心情了吧。」她打趣地說。

兩人對視而笑,不知道為什麼,那件壓在何篤行心中的事,忽然找到了可以告解的對象。

「美君,還有一件事情,妳能聽我說嗎?」

她歪頭,「可以啊。」

「就是……剛剛我說淇淇懼高症發作,我趕快送她去醫院時,其實,繆繆也在旁邊,」他放在膝上的雙手緊握,「我那時候只顧著淇淇,就把繆繆丟在頂樓……還好後來有鄰居照顧她,但是這件事情……」

「你一直無法釋懷?因為你覺得你竟然為了照顧別人家的女兒,而不顧自己女兒?」

何篤行輕輕地頷首,他低頭看著桌面,卻看到餐盤輕輕震動著,抬頭才發現是於美君按著桌子,雙肩抖動,好像……忍笑忍得很痛苦?

「這很好笑嗎?」

「不……對不起,股長你實在太有趣了,你明明在早上的會議中講得那麼堅決,卻在意著這件事。」美君雙手交疊在顎下,目光飄遠地回想,「上次在這家店吃完飯後,我也想了很多,怎麼現在我都被你說服了,為什麼你自己還不懂呢?」

「但是……一定會有選擇啊,」

「我們從來就做不出選擇的,因為一樣重要啊。」於美君深吸口氣止住笑,「如果主角換成我、豆豆跟我媽,我一定也會因為丟下其中一個而難受自責啊,就算兩邊對換也一樣,為什麼?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家人、最重要的人啊。就跟你說的一樣,家人不是用血緣或證書綁住的,是關心與在乎。」

午休結束回到辦公室後,何篤行像換了個人似地精神抖擻,託於美君的福,心中的疑慮一掃而空。先前的煩惱回頭看來都像庸人自擾,不過,他也可以理解長官們對計劃有疑慮的原因了。包含他在內的許多人從小受的教育、接觸的社會與價值觀並非一朝一夕可變,像是領養小孩或是同性婚姻,都還會受到歧視與偏見影響。

繼續努力吧,慢慢地提倡、堅持,或許會有好結果的。

何篤行下午忙著處理之前因簡報而擱置的那疊公文,還好已經請何母幫忙接繆繆了,所以並不趕著下班。

然而,就在他埋首在各色公文資料夾的時候,手機驟然作響,他花了點時間才從紙張下方挖手機,對方似有急事很堅持地不掛斷。

結果是母親打來的,他快速接起。

「阿行!繆繆不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