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AG 機場、御飯糰、洗碗精

這就是不幸的連鎖嗎?

像是跟父母視訊孝親完,忘了關通訊軟體,跟男朋友熱情親熱的畫面越洋現場直播,老爸急著要關電腦卻扯掉了耳機線,連客廳裡有點重聽的奶奶都聽到了我的叫床聲。

沒錯,就是這麼慘,可能還更慘。

去年早早就決定年假要去冰島玩,卻因為各種事項延宕,拖到疫情延燒,全球各地都有案例。

雖然,敝國超前部署、成效頗彰,慶幸的同時,我也萬般後悔自己為何沒把拖延症治好,今年可能出不了國就算了,各種雜事工作如排山倒海而來,天天加班,工時爆表,公務員不適用勞基法。

忙完第一波後,我被借調到衛福部,負責海外人士諮詢專線。本來以為坐辦公室不用跑在台協會會比較輕鬆,然而——人對於未知的恐懼是不分語言國籍的。

「好的先生,我會請飯店準備食物時注意裡面有沒有加入中藥調味……是的,您討厭的八角味也是中藥的一種。」

「太太,您要把手機反過來我才看得到桌面喔,對,就是這樣。嗯……中文是寫『洗碗精』我想應該是洗碗精沒錯 ……但英文的確寫『洗髮精』……我替台灣廠商向您說聲抱歉!」

「小姐,很抱歉目前您所在的防疫旅館已全數客滿沒辦法為您換房……是我知道,我也跟飯店那邊溝通過了,但他們百分之百確定那間房間並沒有發生過任何兇殺案,您如果晚上再聽到廁所裡有哭聲的話,請直接與飯店人員聯絡,噢不,他們不會進您的房間,但可以請法師為您線上驅魔……」

我掛上電話扭了扭脖子,才想要起身上個廁所,電話又響起。

「Eden,我幫你接吧?」一旁手上電話都還沒掛的同事貼心地用口型與手勢說話。

我笑著回,「沒關係,我快下班了,就當最後一通。」

然後,我就被那個法國人纏了一整晚,差點連廁所都上不得。

「哎!口罩王子不是在幫衛福部打工嗎?怎麼會來機場?」熟識的駐機場同事向我打招呼。

「今天有班特別班機要來支援啊,什麼口罩王子?」

「聽說你戴口罩也能把人迷得神魂顛倒,天天打電話去騷擾啊。」

我大翻白眼向後仰,八卦永遠傳得比公文還要快。會爽快接受機場的差事也是想趕快離開衛福部,逃得越遠越好,真的很怕他一隔離出來就跑來找我啊。

然而,事情就像是彈力球似地,越用力打出去就越快回彈。

這時節的機場大廳沒什麼人,忙完等回市區交通車的空檔時間,我占了一整張長椅吃著遲來的午餐御飯糰。

邊吃邊看著剩沒幾臺飛機起降的廣播螢幕,緬懷我那不知何時能成行的冰島之旅。

喔!今天還有飛北美啊,嗯嗯……下午還有一臺要飛CDG,巴黎戴高樂……等等,算一算日子,應該沒這麼巧吧?

聽到後方傳來快走腳步聲,基於動物躲避危機的本能,我把垃圾收一收準備逃離,腳步聲卻越來越近……可惡,老外腿長了不起啊!馬的,我都已經想像得到法國佬會說什麼命中注定、命運、浪漫的重逢了!

「我真的沒想到能在這裡看到你!」法國人沒兩下就追到我面前,還臉不紅氣不喘。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

我拉了拉鼻梁上的口罩,把臉遮好,打算裝死到底,但法國人就是法國人,根本聽不進人話。

「這一定是命中注定!命運啊!我們浪漫的重逢。」

猜三中三,要是簽樂透有這麼準就好了。

我沒打算理會他,側過身卻離開時,手臂卻被他抓住了。

「先生!防疫期間請不要隨便碰別人好嗎!」

「對、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我給你們帶來很多困擾,真的很抱歉,我有在反省,我後來就都沒打電話過去了,只是能在離開台灣前再看到你,我真的太高興……啊我有酒精可以幫你消毒!」

「我自己也有。」

我面無表情地拿出隨身酒精噴了噴自己的手臂後,走到他面前。

「手伸出來。」

「咦?」

「我也不一定是乾淨的,你也要消毒。」

他噗嗤一聲笑開,伸出雙手。

「謝謝你……謝謝你的一切。」

「一路順風,早點回巴黎吧。」

「真的不能請你喝咖啡?」

「機場的咖啡廳因為旅客太少暫停營業喔。」

「啊……」

「但罐裝的我也不嫌棄啦。」

結果,我跟他喝了快兩小時的咖啡,現在全球天上是有幾台飛機在飛啊,這樣也能班機del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