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AG 抽菸、喝酒、嚼檳榔

聽說在暗網裡,只要是存在電腦裡的資料,小至男女朋友的臉書密碼,大至跨國軍事情報,什麼都有什麼都買得到。

『我想買一份資料,是這個……』

駭客看到螢幕上的訊息與目標物後勾起嘴角,難得有個有意思的委託。

『這有點難度喔。』

『錢不是問題。』

照著手機導航的指示,她踩著高跟鞋,穿過傍晚出來覓食的學生人潮,終於找到那間藏在巷子中的賣義大利麵的小店。

貼在騎樓攤位上的『暫時休業』紙條已泛黃,店家卻還沒有要復工的意思,抬面上被鐵鏈鎖住的生財器具都積上厚厚一層灰。

原以為要就此無功而返時,她忽地發現後方鐵門拉開了一半,抱著希望往裡面一探。

「有人在嗎?」

陰暗的室內,雜物堆積如山,裡面幽幽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

「娟娟,妳回來啦?」

男人緩步走出,但還沒走到門口就感受到一陣衝擊,他急扶著身旁的牆穩住身體,定神之後,才發現自己被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性緊緊抱住。

「咦、咦?!」

「你是周子傑嗎?」她問。

「是、是啊。」

她聞言喜笑顏開,抱得更緊了,幾乎要把頭埋進周子傑的胸口裡。

「等、等等,小姐?」

周子傑慌張地不知如何是好,想推開對方,卻發現她身穿露肩露肚小可愛,推她的話會直接碰到肌膚,他只能雙手高舉,自證清白。

「小姐,妳可以放開我嗎?」

她彷若沒聽見對方的話,一勁地往他胸前鑽。

就在這時,鐵門刷地被拉開,另一名女性提著大包小包走進來,正巧撞見這幕。

「我回來……周子傑!你在幹嘛!」她見狀衝上前,隨手從袋子裡拿了條白蘿蔔就要往他身上砸,「偷吃還帶回來家裡,我一定要打死你!」

「娟、娟娟,等等等,聽我解釋!」周子傑往後退了幾步,還差點跌倒。

「對不起!」她趕緊大聲道歉,「周先生、周太太,對不起,周先生是清白的,我只是來找我哥哥而已!」

周子傑與娟娟互望了一眼,「你哥哥?」

「Cindy妳吃飯了嗎?」娟娟問道。

她不好意思地搖搖頭,「我待會就走了,不用麻煩……」

「哎,客氣什麼!我煮兩人份跟三人份都差不多啦,你們先聊啊。」

娟娟說完便提著食材走進廚房,留下周子傑跟她兩人大眼瞪小眼。

「真的很不好意思,突然來打擾你們……」Cindy縮著肩膀,時不時偷瞄著他。

他跟哥哥長得一點也不像,哥哥是他的兩倍大,身形像摔角選手,而周子傑卻是個戴著眼鏡弱不禁風的書生。

「不不不,再怎麼說我都要感謝你哥哥……」周子傑不自覺地伸手輕覆左胸,感受生命的律動,「如果沒有他捐了這顆心臟,我也……」

Cindy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胸前,「別這麼說,哥哥……哥哥他……一定也很高興能夠幫助人。」

「其實我們之前一直想聯絡捐贈者的家屬,好好謝謝你們,但醫院說雙方不能聯絡,只能轉交不屬名的感謝卡片給你們……」

「我有收到喔,是手工做的花朵卡片吧?」

周子傑淡淡一笑,「太好了,我還以為他們轉身就把卡片丟了呢。」

Cindy也笑了開來,「怎麼可能——」

「在聊什麼啊,這麼開心,邊吃邊聊吧!」

三人吃著娟娟寶刀未老做的蕃茄義大利麵,話匣子也打了開來,主題圍繞在哥哥身上。

「是嗎?周大哥你覺得身體充滿活力嗎!其實,哥哥以前不怎麼照顧身體,抽菸、喝酒、嚼檳榔什麼都來,幸好心臟看起來蠻健康的。」

「哥哥……是車禍意外走的,他生前一直希望能為社會做點事,所以我們就同意他捐器官了。」

「其實我是去問醫院盧他們啦,醫生覺得我煩就偷偷跟我講了你的資料……」

Cindy放下叉子,嗚嗚咽咽地哭了出來。

「對不起,其實我不該來找你們的……」

周子傑跟娟娟急忙過來安慰她。

「謝謝你哥哥,也謝謝妳跟妳家人願意讓他遺愛……不然,我早就沒老公了。」娟娟也放聲大哭。

「我這條命是你哥哥給的,只要妳想來看他,隨時都歡迎啊!」

三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Cindy吸了吸鼻子抬起頭,「周大哥可以實現我一個願望嗎?我……想聽哥哥的聲音。」

Cindy把右耳靠在周子傑的左胸前,聽見心臟強而有力的脈動。

「感、感覺得出來是你哥嗎?」

周子傑話說出口才發現自己問了個蠢問題,不過Cindy卻堅定地點頭。

「沒錯,這是我哥的聲音。」

「啊……太、太好了。」

「周大哥,我哥他……從小脾氣就不好,沒做過什麼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我還常被他連累……」被人辱罵、羞辱,被人說你怎麼不跟他一起去死一死。

Cindy從痛苦的回憶裡猛地抬起頭,「這是我第一次因為他做的事而被人感謝呢。」

「你哥怎麼會沒做好事,他捐了心臟給我啊!他做的好事比我、還有很多人都還要多的多!」

「這也是他最後能做的事了。」

周子傑看著Cindy,吞了口口水,「那我就幫他做啊,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想辦法活長一點,多做點好事!Cindy,妳……妳也可以把我當成妳哥,有什麼事都來找我吧!」

她愣愣地看著對方一臉認真的樣子,隨即笑了開來。

「好,那就拜託你了,哥哥。」

離開周家前,娟娟緊握住Cindy的手,要她以後常來,家裡那個蠢老公隨時出借,要抱多久都沒問題。

她用盡全力保持著笑容,直到回頭看不見周家夫婦後,她轉進另一條巷弄裡,蹲下來痛哭失聲。

『死刑犯的器捐資料?L337,接這案子對你來說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你不懂,這比國家機密有趣多了。』

駭客看著螢幕裡街口監視器畫面,女子蹲在巷弄裡好久好久,久到他可以把網路上死刑犯家族的相關資料全部刪除,讓搜尋引擎不再霸凌她了。

(EN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