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吸血更恐怖的事

論文寫不出來,論文怎樣都寫不出來,拿刀威脅我論文也寫不出來!

苦悶的歷史系研究生易一澄半夜到河濱公園散步滑著手機,思考人生時,一旁草叢裡,忽然衝出個人影。

他的面色慘白泛青,嘴邊還留有一抹紅,最適合的比喻是——鮮血。

怎麼可能呢!

易一澄即使聞到空氣中血液特有的鐵鏽味,也不相信自己會遇到「那個」,因為做學術研究講究文獻與實證,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

隨即,又草叢走出一名女子,她披頭散步、步伐踉蹌,且右手緊撫著頸子,血液汨汨流下,順著她的波西米亞風洋裝,滴到泥土地上。

「吸、吸血鬼?」易一澄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叫。

男子用手背擦了擦嘴,露出尖銳的虎牙。

「被你看到的話,就不能放你走了……」

平常就算被看到,只要這樣嚇嚇路人,他們就飛也似地逃走了,頂多隔天在網路上多了些無聊的都市傳說。

所以,吸血鬼從沒想過今天不一樣。

眼前戴著眼鏡、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男子,知道他是吸血鬼後,竟衝過來抓住他的衣領。

「你真的是吸血鬼?活好幾年、不老不死的那種?」

「是、是啊,今年二百五十一歲。」

他聽了興奮大叫,「天啊,二百五十一歲,1769年,乾隆三十四年!你那時候在台灣嗎?你認識吳鳳嗎?你可以幫我完成論文嗎?」

比吸血鬼更可怕的族群,叫作——畢不了業的研究生。

只要能畢業,他們什麼都幹得出來。

「1769年我剛出生!還是人類!也不在台灣!」

「那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台灣的?」

「日本人過來的時候吧。」

「那更好!其實我是研究日治時期台灣史的,台北城拆掉的時候你有看到嗎?台灣博覽會很棒嗎?」

「……」

「Angel都是妳說要約在河邊,害我遇到瘋子!」吸血鬼向糧食提供者抱怨。

「嘿!我特地去河邊跑步完讓你吸新鮮的血耶,天知道你怕蟲子,還吸到一半就跑也不幫我止血,現在還怪我……嫌他煩,你不會吸他的嗎!」

吸血鬼撫額悲痛地道:「吸了,太難喝了……沒想到研究所畢不了業這件事,對一個人的血液竟有如此大的影響……」

「1901的10月27號你在哪裡啊?會不會剛好去參加了鎮座祭?」

「你連昨天午餐吃了什麼?」

「呃……忘了。」

「你連昨天午餐吃了什麼都想不起來,我又怎麼可能還記得快兩百年前的事!」


畢不了業的歷史系研究生vs只想低調過生活的吸血鬼
一起研究史料的故事(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