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宰相臥龍床 之四 罄竹難書

當朝皇帝以好學聞名,縱使繼位後忙於國事亦不落下學習,猶愛各種新奇知識。

西洋傳教士進京覲見先皇,獲得在京永駐的許可,除了各種新奇方物送進宮中外,西學也漸被接納引進。

雖然一部分守舊士大夫常進言於君,不可忘本,但皇帝仍當成耳邊風,常要傳教士進宮教他西學,如數學、天文、機械、曆法等。

今日傳教士的課是邏輯學,皇帝聽得津津有味,覺得實在太有道理了。

「徐公公,你知道亞里士多德這個洋人嗎?他在做這邏輯學的過程中提出一種方法,通過這種方法,遇到難題時,對各種意見和答案進行『推理』,從而得知真相,」皇帝拍案叫絕,「這洋人實在太有道理了,對吧?」

「皇上,這些話小人一個字也聽不懂啊,甚麼亞里士甚麼邏輯推理,聽起來像報菜名啊,」徐公公訕訕一笑,「皇上是否要傳溫宰相進宮?」

溫良恭是少數能接受、理解西學的官吏,也是少數能跟皇帝聊這個話題的人。

然而,皇帝自從上次因「尺寸不合」被溫良恭耍了一回,便氣得把他攆到城北去監督修城牆,讓他天天晒日陽,看腦子能不能端正規矩點。

皇帝邊翻著《邏輯學》邊暗自盤算,也十餘日沒見到那個只有臉能看的宰相了,被晒成黑炭倒有點可惜了。

當他正要開口傳喚時,看見人精般的徐公公眼眉微彎,一副我就知道你在想甚麼的模樣,忽地氣不打從一處來。

「罷了,不傳。」在他想到方法對付溫良恭前,不傳。

徐公公失望地退下,回頭替皇帝換了壺新茶過來,順口提了一句。

「不知這亞里士甚麼多的洋人跟咱們溫宰相何人比較厲害?」

皇帝不假二想,「那當然是亞里士多……對了,就是這個!」

他話說到一半茅塞頓開,一掌打在徐公公背上,差點把他的老骨頭打散了。

「我就要用這洋人的東西對付溫宰相。」

徐公公一邊咳嗽順氣,一邊覺得這話聽起來好似奇妙。

罷了,他是皇上啊。

不出數日,皇帝讀懂了《邏輯學》,理解了三段論證,質料因、動力因、形式因以及目的因。綜合以上方法,要對付溫良恭,得先了解溫良恭。

雖然兒時一起讀書玩耍的時光不長,但皇帝記得溫良恭彼時性格不若現在風流狡猾,就算宮女們對他特別好,也不會恃寵而驕。

因三公主落水一事,溫良恭被太傅帶回府後,兩人多年未見,再次看到這個人,已是他剛繼位後的首次殿試,除了潘安容儀、才章富贍令人印象深刻外,溫良恭頻向身旁考生送秋波也是一絕。

但他當時並未多意,可能多少也帶了點討好溫老宰輔的私心,將其子列為狀元。後來幾年,只知道此人在京城中生性風流,讓溫老宰輔傷透腦筋。

看來,得先好好清查溫良恭過往情史,才能釐清此人是生性如此,還是另有其他內情。

皇帝要徐公公暗中派人查溫宰相情史,意外地效率頗高,不出三日就查完了。

皇帝指著徐公公命人搬進來的一箱書卷,訝道:「這些都是?」

「後面還有三箱。」

「甚麼!」

皇帝急奔到箱邊,隨手拿一卷翻閱,越看臉色越差。

——風流茶說合,酒是色媒人。溫宰相見蘇某十分情意欣喜,恨不得就要成雙……

「這不是話本嗎?」他雖然深居宮中,還是知道些民間之事。

「啟稟皇上,正是話本,這些都是以溫宰相為主角的話本。」

「話本那不就是編的嗎!怎能拿來考究。」皇上把話本丟回箱內。

「皇上……話本雖然是編的,溫宰相本人全都看過核實了,」徐公公再拿起方才被皇帝丟下的那一卷,翻到最前頁,「溫宰相還幫每一個故事都提了詞呢,聽說賣得很好。」

前頁提詞寫著,蘇譽與溫良恭,不分,八分甜,兩分虐,抒情,收尾皆大歡喜。

「這甚麼暗號?」

「小人也不清楚,可以再去問那小販,或是——直接問溫宰相?」

「罷了,朕不想見溫……等等,他是不是還抽了成!」皇帝與溫宰相過招數十,也越來越了解他的思路了。

「這……小人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有幾餘本小人遍找不著,據說是當年就抄了幾十本,因內容涉及達官顯要,話本就此絕跡。但皇上且不用擔心,小販提醒了小人,說三公主那裡應該會有收藏,關於溫宰相的話本,公主是一本不漏。」

「雨霑都嫁人了,還看這做甚,朕下次全收回來。」皇帝喃喃道。

不過,即然是本人核可,內容應尚可參閱,但他拿起某卷翻翻,卻氣血攻心,怎麼也讀不下去。

「徐公公。」

「小人在。」

皇帝才要叫徐公公唸話本,可一聽到他有點娘氣的聲音覺得不妥,話到口便轉了個彎。

「叫小安來吧,讓他唸話本。」

幸好小安識字,唸話本除了幾個生僻字外還算順暢,男童聲音聽來亦順耳,雖然內容讓皇帝頻皺眉,但也讀完了三本。

只是,正要讓他讀第四本時,小安竟抽抽泣泣地哭了起來。

一旁徐公公急問:「小安你怎回事?不是唸得好好的嗎?」

「這些都是溫宰相的事啊,小、小人一想到宰相對誰都這麼溫柔就好生難過……」

徐公公手掌往自己腦門一拍,沒想到這小安竟對溫宰相情根深種,才要好心勸勸他時,前方龍爪一伸,把小安帶進了龍袍懷裡。

「別哭,朕懂你。」

「嗚嗚嗚,皇上,小人如果長得大了點、多會看人臉色了點,溫宰相是不是就會待我好似話本裡呢。」

皇上鐵著一張臉,說會也不是,說不會也不是。

只得再次臭罵溫良恭八百遍。


朝代背景是參考明朝

《邏輯學》亞里士多德是在明朝時翻譯傳入~(不重要的豆知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