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宰相臥龍床 之十 罔下之禍

前日。

「本宮就教你一招,學好!這招叫做——你其實沒那麼喜歡他。」

「甚、甚麼!但朕就是喜歡他啊!」

皇帝激動地挺身驀地貼近皇后,皇后則一臉嫌惡地用食指上修長又裝飾華麗的護指把他戳了回去,這世上大概只有她敢把皇上的臉頰凹個洞。

「別大聲嚷嚷著告白,先表訴情衷的人就輸了,你就準備像我一樣一輩子妻管嚴。」

「妻管嚴的意思是……啊!朕懂了!」

顏黛又用護指戳他一個洞,「懂了就別說出來,你還想不想學啊!」

「朕、朕知道了……請皇后繼續。」

「你其實沒那麼喜歡他的重點呢,在於『裝』,你就得板著一張臉,把溫良恭當成尋常臣子,等他主動來找你。」

「所以是……欲擒故縱?」

「正是。」

「朕……怕是做不到啊。」

「你堂堂一國之君,擺個臉色那麼難?」麻煩!處男真的是太麻煩了,「罷了,本宮再教你一招,這叫延遲滿足。」

「延遲滿足?」

「心理學上來說,為了追求更大的目標,獲得更大的享受,可以延緩眼前的利益滿足。」見皇帝心矇矇,顏黛再道:「用你聽得懂的話來來說吧,眼前有溫宰相,強行拐來也許能得到他的身,但你只要多花點心思,耐心等待,他會主動說喜歡你的。」

一想到可能有溫良恭鐘情於自己的一天,皇上願意賭一把。

他挺起胸膛朗聲道:「朕就試一試!」

「你沒聽過尤達大師的名言嗎?要做就做,別試!」

「尤達大師是誰?」

「呃,一個很厲害的得道高僧……不對,武僧?哎,別問啦!總之,要做就要澈底,絕不能半途而廢。」

「但朕……信不過自己啊!」

顏黛忍著想戳爆皇帝的衝動,邊暗罵溫宰相到底是哪來的傾國傾城妲己再世狐狸精,邊喚來徐公公,要他去拿一件物品過來。

「啟稟皇后娘娘,小人拿玉扳指過來了。」

皇后拿過玉扳指,抓著皇帝的右手往上一套。

「處男就是沒擋頭,你要是忍不住了就握住這玉扳指,想想以後伊人終究會是你的,千萬不能現在破戒,知道了嗎?」

皇帝坐在奉天殿的龍椅上,聽溫宰相回報修復城牆一事。

其實平常早朝,他對溫良恭亦是公事公辦,有賞有罰,但今個兒卻覺得特別……思念他。

他的聲音悅耳如天籟,他的身形姿態優美,即使笏板遮了他半張臉,他仍舊出類拔萃。

待溫宰相報告完畢,皇帝仍神思恍惚,身旁的徐公公輕咳了一聲才把他拉了回來。

皇上趕忙握著玉扳指,冷靜地說:「辛苦溫大人了。」

他接著匆匆批完其他事,早早退朝好讓自己離溫宰相遠一點,未料才回寢宮沒多久,徐公公便上報溫宰相主動求見。

皇帝聞言愣征,平常宣他來御書房,總悶聲不吭,一副壞了他的好事還臭著張臉,但今日溫良恭竟主動求見!

顏黛,妳這招也太有用了,必須大賞特賞!

徐公公見聖上背著自己,遲遲沒有反應,便主動出主意。

「要回絕掉溫宰相嗎?」

「不!」

「那要見他嗎?」

「不……」朕怕啊。

如此猶豫許久,諒是徐公公也耐不住使出殺手鐗了。

「小人以為,皇上今天還是別見溫宰相了吧。」

「何以認為?」

「若是見了溫宰相,怕是鐵打的扳指也不夠用。」

「朕這就去見他!」

皇上走進御書房,遠遠看見那人,想靠近,又不敢接近,只得默唸口訣。

朕其實沒那麼喜歡你、朕其實沒那麼喜歡你、朕其實沒那麼喜歡你……

「溫大人,若有要事,為何早朝不報。」

「請皇上恕罪,臣以為今日仍會在御書房議事,以為此事不大不小,準備下了朝後再奏……」

「罷了,有事快奏。」

皇上一邊聽著他上奏,一邊暗忖,溫良恭為了見朕,連這不過是點屁大的小事都拿出來報告,此招實在太有用了,若繼續堅持,他隔夜說不定就睡在龍榻上了。

他握著玉扳指,按耐住心中的狂喜,平淡地說:「朕知道了,溫大人若沒事就退下吧。」

「臣這就告退……」溫良恭話說一半便兩腿一軟地癱倒在地。

「溫良恭?」

「臣……覺得頭疼……」

溫良恭話音方落就暈了過去,皇帝見狀急得顧不了一切,直奔向他。

「徐公公!傳太醫!」

皇帝接著把人攔腰抱起走進後面偏房躺下,熟知這人怕冷,還快快命人拿火爐過來。

他擔心地坐在床邊,手裡不自覺地緊捏著玉扳指,此時此刻,什麼喜不喜歡都不重要了,他只希望這個人好好的,風流也罷,只要能活喇喇地在他看得到的地方待著就好了。

這半晌彷若一世,皇上察覺溫良恭的動靜,著急地說:「你醒了?」

「皇、皇上……真對不住。」

「愛卿先歇著,朕已命人去請了太醫了。」

「臣、臣不打緊的。」

溫良恭的聲音聽起來挺中氣十足的,讓皇上稍稍放下心來時,又見他欲坐起身,卻跌回床上,且不知為何,原本還好好的衣冠卒然不整,他的堂堂溫宰相就這樣露出整片臂膀,白晰的胸前亦若隱若現。

皇帝雖是處子卻不是傻子,溫良恭這是在裝病兼……色惑聖上!

雖然還沒弄清對方的意圖為何,但皇帝直覺這是場考驗,他緊扣著玉扳指,望能渡過難關。

「溫大人,你、你好好休息!」神啊佛啊尤達大師啊,請保祐朕能渡過這次大劫。

「皇上……臣覺得有點冷。」

「朕已經派人去拿火爐了。」

「臣現在就好冷……怕是等不到那時候了。」

「小安!小安快過來!」

「皇上今日是不是對臣有意見?怎不願回頭看臣一眼呢?」

「朕、朕、朕……」

皇上把溫宰相丟給小安後,倉皇無措地奔回宮中。

而那只玉扳指,當然碎成渣渣。

「小安啊,你們家皇上怎麼了?今個兒特別奇怪。」

「才不奇怪呢,皇上已經不喜歡溫宰相你了,我也不喜歡了!」

「皇上不喜歡,你也不喜歡,溫某好可憐啊——」

「徐公公告誡過我了,我不會上當的,我不會相信你的話了!」

「嗚嗚嗚,我本來還想著願意等你長大,只怕你不接受我垂垂老矣……」

「溫宰相,你、你真的要等我嗎?」

一旁偷聽牆角的徐公公終於忍不住衝出來,把小安拉走。

他心疼小安,也心疼那從寶物庫拿出來的玉扳指,早知道就拿便宜貨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