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宰相臥龍床 之二十一 皆大歡喜(完)

皇上慵懶地倚在遊船窗邊看水燈,不經意伸手撩動水面,原是映照在水面上英氣勃勃的年輕君王面容,幻化成水波,模糊了人影。

自古君主追求開疆擴土,追求長生不老,然而,可真有哪一位君主能得了全天下民心,活至天長地久?

雖身處龍座,他也只不過是一介凡人,隨著年歲會衰老,掉進湖裡會淹斃,愛上了人會心疼。他仍有許多無能為力之處,就像人世間總有許多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讓溫良恭去蔭州,但左思右想,無其他人選。

如果可以,他亦不願用國家囚住溫良恭,讓他自由自在,一生風流。

如果可以,他願用萬貫國財、權貴身分,換取溫良恭真心對自己一抹微笑,夕可死矣。

先前顏黛還誇他儒子可教,一場告白大戲演得好。但他卻不是演,而是在賭溫良恭對自己是否有一絲絲情誼。

他深知溫良恭必有回應,在蔭州行之前總會來找自己一遭,是喜是憂都得承受。

若溫良恭是鐵了心不願,便是位居宰相也心煩,那麼,等到時機成熟,他便會放溫良恭去更自在的地方,而他將如先前宣誓,心甘情願。

思及至此,身後有腳步聲,皇帝以為是徐公公。

「船都動了,皇后她們也來了麼……溫、溫宰相。」

他回頭才發現走進船屋裡的人竟是溫良恭,連忙緩緩坐直身子,以維端正姿態。

「皇上,恭賀新禧。」溫良恭有模有樣地作揖拜年。

「愛卿,恭賀新禧。」皇帝輕咳幾聲,「愛卿這不是特地來拜年的罷。」

「皇上所言甚是,其實,臣這是被騙上了賊船。」

「賊船?怎麼回事?徐公公!」

「皇上莫要驚慌。」

溫良恭緩緩在皇帝身旁坐下,望了眼窗外百千水燈,好不美麗。

「船已被推至湖中央,現下船裡只有您與我二人,您叫再大聲怕是不會有人理會,」他斂了斂眼色,「縱是臣想取您性命,恐怕暗衛或禁軍都難以及時救駕。」

「愛卿想麼?」魂魄都給了你,還差這軀殼麼?

「皇上難道不知,臣與胡國納奈達克私交甚篤,恐有通敵之嫌?」

「朕當然知道,在話本裡看過,記得那本叫《胡人壞壞我好怕》。」

溫宰相眼帶笑意,「皇上記得可真清楚。」

「關於愛卿的事,朕從不落下。」

「看來皇上對臣的心意那是十分誠摯,」他端正臉色,沉聲道:「既然有人對我剖以真心,我必誠實回應——」

皇帝嚥了口口水,握緊扶手,心道,來了,就是這刻。

「恕臣無法接受您的心意。」

「朕……知道了。」

皇上原以為這剎那會是天崩地裂、山河破碎,然而,徐風吹來,水波不興,連倒映在湖面上的宰相,都還是那麼好看。

只要,讓這溫熱的眼眶跟止不住顫抖的手指恢復平靜就好了,叫你們停下!朕可是個天子呢!

「皇上,不問臣為何嗎?」

皇帝用衣袖半遮臉,強忍道:「若是問了,那你是否又要用尺寸不合的歪理來唬弄朕?罷了,這世上的愛恨嗔癡又有何來由?」

溫良恭也不看他,靠在窗櫺上,望向湖面。

「我爹在臨終前,把治理國家的重責大任,還有皇上您交付予我,我萬不能搞砸。」

「搞砸了也是朕的罪過,萬萬不是你的,」皇上輕了輕喉嚨,緩解哭腔,「雖然可能還要幾年,朕必讓你不再背負重任,自由自在。」

「這是要放臣離開?」

他嘆氣似地道:「君無戲言。」

「皇上不是說過會放心等待臣麼?怎麼真心轉眼就變了。」

熟知此人個性,皇上當然知道這是在打渾話,為了緩解心情便陪著說笑。

「若愛卿肯與朕互定終生,朕必能慢慢證明,真心不變。」

溫宰相聞言卻是愣怔,接著訕笑。

「想當初,臣也曾對誰講過同樣的話呢。」

「愛卿可知,卑鄙小人講的話都是一樣的麼?」

皇上語畢逕自呵呵大笑,溫宰相卻看著他發愁,才剛拒絕了這人的真心,卻還能笑得如此開懷。

「皇上這不是被臣弄傻了唄。」

「沒事、沒事,朕只是好生懷念這樣的情景,已經好久沒同你如此對話。」

不是你不宣我去御書房麼?

「接著你要去蔭州,又有一陣子不見。」

不是你派我去的麼?

「朕真喜歡同你談天,詭辯也罷,愛卿若不急著上岸,再陪朕一會兒吧。」

兩人就坐在船裡,時而聊天說笑,時而靜默不語。

就當皇上多希望這時刻永遠不要前進,這艘船永遠不要停靠時,身旁的那人卻輕輕地開口。

「人生苦短,那我就同你好一回吧。」

「但朕很貪心,不只要一回。」

「言襄,這一回的時間,由我決定。」

——可以是轉瞬之間,亦可以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爛。

皇后站在湖邊拿著洋人進獻的望遠鏡,觀察湖中遊船。

「黛黛,有成沒成啊?」

「太暗了看不出來啊,船有搖似沒搖,皇上都是處男了還不運動,體力不行麼?」

「那要不要請人把他們拉回來呀?」

「這……再等等吧,若不小心壞了好事,本宮可是國之罪人。」

除了皇后、璃妃及一票禁軍外,徐公公及小安亦在湖旁痴痴守望。

「徐公公,皇上實在太可憐了,外頭這麼好玩兒,他卻只能待在宮裡,所以——」

「所以?」

「我決定把溫宰相讓給皇上了。」

見小安咧開嘴角,笑得歡喜,徐公公也不便多說什麼,只摸摸他的頭。

「小安真是個好孩子呢。」

船裡。

「良恭,你真的要在這裡——」

「這裡多好,沒人打擾還搖來搖去,若是在宮中,徐公公就在一旁待命,我可要萎了。其實您也想要吧,皇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還是第一次在船上——」

「你是第一次……在船上?那好,第一次可要跟朕一起。」

「喲!處子如你可知怎麼做?」

只見皇上從懷裡拿出一個小花包,溫宰相好奇探望。

「那是什麼?」

「顏黛給我的錦囊,說要做之前先看它。」朕還以為此生都用不到了……

「敢情她還是個女諸葛亮啊!快讓我看看她都寫了啥。」

兩人湊在一起打錦囊,裡面收著一只小書卷,拉開開頭寫著《江戶四十八手》六個大字。

「江戶是啥?」

「四十八手又是啥?」

繼續往下來,隨後是一幅幅手繪的春宮畫,皇上看得是心驚肉跳,溫宰相卻是萬分欣喜。

「皇上,咱們就一個個來試試唄。」

元宵節過後,溫宰相同賢王啟程出發蔭州,因是秘密行程,故隨行只有十人,溫宰相單獨騎馬上路,無人相送。

行經城郊時,溫宰相繞路至祖墳前祭拜父母,並將那只泛黃家書燒去。

他喃喃唸道,「爹,您掛念的皇上,兒子會好好替您照顧的。」

「至於是哪種照顧,您就別多問了。

「總之,我們黃泉相見之時,兒子再同皇上向您賠罪。

「您可要責罵得小力點,人家可是皇帝。」

再次上路後,騎在溫宰相身旁的賢王忽地注意到一樣東西。

「溫宰相,你手上的玉扳指我哥好似也有一個啊!他說那個不會斷的,你的也一樣麼?」

「賢王要試試看麼?」

「好哇好哇,我哥都不給我碰!」

賢王才要伸手,便被溫宰相用力打下。

「怎麼可能給你!」

——這可是我的寶貝。

(全文完)

(後續番外等故事收錄於實體書及電子書中,若有興趣歡迎參觀選購~)

2 Replies to “風流宰相臥龍床 之二十一 皆大歡喜(完)”

  1. 嗚哇超級喜歡這個故事!明明喜歡卻一直逃避的溫宰相和追妻火葬場(ry)的皇帝,這組合太可愛太甜啦!
    昨天買了電子書一口氣看完超滿足!
    偷偷敲碗宰相在蔭州的故事,想看帥氣聰明長袖善舞的宰相如何擺平三王爺,也想看皇上夫夫養小孩(人質)的故事,感覺他們就會一邊教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又一邊把小孩養得異常優秀XDD

    1. 謝謝購入電子書支持!
      宰相出任務可能要寫個五十萬字(ry)中間還有賢王惹事就要再加五十萬字(ry)
      開稿我會怕(笑)
      皇上跟宰相養小孩(人質!)字數就少很多了!(皇上:為何我字數比較少)
      有機會的話也許再寫個番外:P
      再次感謝您的支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