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宰相臥龍床 尋賊記 之五 各司其事

六部職掌簡言之,吏科官、戶科飯、刑科紙、工科炭、兵科皂隸、禮科看。

又有句話說,吏曰貴、戶曰富、禮曰貧、兵曰武、刑曰威、工曰賤。

戶部主管錢糧稅務之事,於六部職掌中,除吏部外稱二,是個人人稱羨的部屬,既不用像禮部一樣動不動就有可能得罪人,也不像兵部成天弄刀動武,更免去刑部血光人命之責,工部就更不用說了,又窮又忙。

宋逸自認才華不夠也無容貌儀表,四才身、言、書、判當中,勉強算是說話清楚,書寫字體端正。

當個翰林官,他明顯無望,那麼六部裡,總不能落到最慘的工部。

可當年宋逸無財無權,銓選時就算想關說賄賂也毫無門路。

所幸,宋逸三生有幸,娶到一位聰慧的娘子。

于娘幼時家境富裕,曾上過幾年學,在夫君寒窗苦讀時能操持家務,兼寫寫話本貼補家用。宋逸本以為自己金榜題名後,就能讓娘子過上好日子,結果卻還是不如人意。

未料娘子開口便道:「夫君,銓選之事您不用擔心,我可以拜託聞桑會的人。」

聞桑社乃是一群夫人姑娘的聚會,說是在一起看話本聊聊天,宋逸便沒阻止隨于娘而去。

「聞桑社?那不是女輩聚眾麼,能做得了甚麼。」

「夫君莫要小看聞桑,那裡不乏達官顯要之家眷,多的是一句話翻覆世事的女子,而且──」于娘甩了他一記袖,「我在那挺有地位的。」

隨後便如于娘所說,宋逸順利被選入戶部當個小官,他這才明白聞桑社與娘子的高深莫測。他亦從此在娘子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

此行若是搞砸貶官,他不知該用甚麼臉面對賢妻,慘啊慘。

溫宰相率一行人以捉鬼之大義名分登堂入室,李老翁與村民難以推辭,但進了屋內,只見自稱天師的宋逸坐在椅上閉目養神,一旁溫良恭搖扇含笑,毫無動靜,讓人摸不著頭腦。

「 這不是要捉鬼麼?」老先生忍不住問道。

「當然是要捉鬼,只是──」溫宰相收扇往外一指,「天還亮著,打哪兒捉鬼呢?」

老先生一時汗顏,說是要給他們倒茶,便匆匆進了裡屋。

宋逸見無外人,轉眼身形垮了下來,抓著溫良恭的衣襬救援。

「溫大人,捉鬼騙人之事,下官真做不到啊。」方才光是要擺住架子,就已耗盡宋逸全副精神,如今腹痛如絞,怕是再也裝不下去了。

「宋逸,你方才做得很好,再忍忍,只要狐假虎威便成。」

話雖這麼說,人各有職,做不習慣的事太難了,雖不知溫大人真意為何,但這是鐵打的行騙之事,為讀書人不恥啊。

「孟子言,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溫大人,咱們勒馬懸崖還來得及!」

宋逸激動地站起身,溫良恭卻輕輕將他按下。

「欸!你怎麼說成是騙呢,我們真的要捉鬼呀。」

「那、那個白鬼今兒個會再出來麼?」一旁賢王小聲問道。

溫宰相十拿九穩地說:「只要我們不走,鬼必會再出現。」

宋逸與賢王腦袋朦朧地互看一眼,還沒來得及再多問詳細,李老先生與家人已端茶入內。

此後便是溫宰相與老先生喝茶閒話家常,從汶川小村近況,聊到先皇開國時附近的亂象。

「依溫某所知,當時這附近應是獠族出沒之地。」

李老翁聞言卻是驚惶,「你……知道獠族?」

「略聞一二,依稀記得開國之時,此處受到兵戎波及,死傷無數,獠族人亦被迫遠離。」

「那段日子……真是想忘也忘不了。」

李老翁緊閉雙眼搖頭,過了半晌,溫良恭卻又蹦出這句。

「如此說來,倒也合理。死人多的地方,鬼亦多。」

風漸大,夜漸深,宋逸忍著胃痛也得讓天師上場。

護衛阿東借了他一把劍,充當桃木避邪劍,還偷偷教他幾招,呼攏起來也挺有樣子。他要村民在村中空地處擺桌設席,放上祭祀用的酒菜,點上燭火。

「大師還需要其他東西麼?」李老翁問道。

宋逸故作沉吟,實則看向溫宰相。

「那就來個雞──」

「雞頭麼?村裡的公雞沒幾隻,母雞還得下蛋。」

「誰說雞頭了,是雞屎白,去弄些過來。」

李老翁便讓人去取了一些,再看向大師時,溫宰相又開口。

「大師說還要黑狗──」

「黑、黑狗血麼?村裡只有一隻小花狗,牠陪我們很多年了,萬不能殺啊!」

他一本正經地說:「誰說要狗血?大師說要狗毛,去拔個幾根來。」

李老翁又讓人去取了一些,不敢再望向大師,然溫宰相仍再次開口。

「那就再來個童子尿唄。」

話音方落,賢王大聲自告奮勇。

「這個我來!」他坦坦蕩蕩地說:「我還是個處子呢!」

眾人先是一愣,隨即掩嘴竊笑,宋逸更是詫異,總以為他跟溫大人有那個甚麼呢。

溫良恭廢然長嘆,「毓兒,你是處子這件事莫要大聲嚷嚷。」

「為何不能說?我師傅跟我哥都說這是件值得稱讚的事,堅持處子越久,就越厲害!」

他挑了挑右眉,眼珠子轉了個圈,心道:那人八成深怕弟弟四處留下龍種,或是讓人騙財騙色,可謂用心良苦。

「我難得派得上用場,就用用我唄!」

溫宰相別無他法,讓他去後面小解去了,這下便各式法寶都湊齊,眾人在原地等候。

宋逸抱臂而立,溫宰相捧著熱茶呵氣,賢王蹲馬步熱身,秦圖麟站得像根竹竿似地守衛。

「差不多到子時了唄。」

賢王抬頭觀察月象,「是子時了。溫大人,鬼真要出來了麼?」

「怎麼?你又怕了?」

「我才不怕呢,這次我要好好對付他!」賢王擦掌磨拳,不知怎麼著,昨天他見到白鬼時確實害怕,但如今這麼多人一起等鬼,他反而躍躍欲試。

溫良恭眼底含笑,「那待會鬼出來了,便由你當先鋒,可好?」

「那、那怎麼成,天師是宋逸啊。」他聞言又是一縮,全推給在場官位最小的那位。

「對,沒錯,降魔除妖就包在我身上罷!」

宋逸就算再沒膽,此時也該生幾顆出來,他比劃著避邪劍,嘴裡喃喃唸著只有他自個兒才聽得懂的話。

裝神弄鬼並非我本意請老天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是要降禍別忘了先降溫大人是他指使我的啊嗚嗚娘子我好想妳啊──

林老先生與幾位村民站在祭壇後方,看著宋天師作法,卻各個戰戰惶惶,神情飄忽不定。

宋逸歪手歪腳跳了幾趟降妖劍舞,跳得都喘了,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賢王邊打呵欠邊道:「今晚是不是不出來了啊?」

「今兒個怕是捉不到鬼,我們就再留一宿。」

林老先生聞言驚呼,「要再留一宿?」

「這是必須的,總要把鬼捉起,汶川鄉親也才能安居樂業,長養子孫,是不?」

「是……您說的是。」

隨後又過了半刻鐘,烏雲攏月,忽有一陣風勢將半數燭火吹熄,那長身白衣鬼便在此時現身。

某位村民指著不遠林蔭處大呼,「宋先生,那鬼在樹林裡!」

林中陰暗不明,眾人伸長脖子卻沒看到個鬼影。

「哪、哪,在哪?快、快快快現身!」宋逸嚇得牙齒打顫,連話都講不好。

「就在林中啊,你還不快去看看。」又一位村民催道。

「這……」宋逸無助地望向溫宰相。

「那就一同去看看唄,不入虎穴,不得鬼子。」

眾人齊步踏進林中,但那鬼似乎失去蹤影,他們像無頭蒼蠅似地亂竄。

「在那邊,前面!」村民指著林中深處,似有白影。

當他們越是走近,那白鬼卻又後退,似是請君入甕,就連宋逸也察覺不太對勁之時,一行人馬已莫名四散。

宋逸身旁只剩兩三名護衛,回頭要找溫大人時,賢王忽地從上方現身,抓著宋逸急道。

「溫大人呢?」

「我也正在找他。」

「秦圖麟!秦圖麟!你在哪!」

賢王在林中大吼大叫,秦護衛長匆匆從後方飛奔而至,難得面色急慌。

「溫大人不見了,我哥該怎麼辦?」

「秦圖麟!你把我嫂子搞丟了?」

宋逸聞言卻是大驚,「溫大人是秦圖麟的哥哥?還是你的嫂子?」

(試閱結束)

《風流宰相臥龍床 尋賊記》預定於3月初販售。
收錄:尋賊記、七夕、宰相出任務、必有妖孽、災星與煞星、同擔拒否、蒼吾讓兄、兩小無猜等。
字數:約四萬字

文案:

溫良恭為相時,襄宗朝夕欲見。
方與監丞夜間談笑,扉忽開,太監獨召相入宮。
襄宗與相對飲,醉曰:「有賊竊龍心而逃。」
「臣必尋之。」
「愛卿慎密,體當如此。」

「溫宰相,我怎麼覺得這《尋賊記》題文不符啊?」
「那是賢王您書讀得少,多看幾冊話本便知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