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番外-畢業旅行

「你後天畢業旅行都準備好了嗎?」

今天陳宏睿不用補習,跟莎莎兩人走到麥當當,用甜心卡買了四人份的餐點,當然,其中三點五人份都進了某人的胃袋裡。

兩人坐在窗邊的位子,沒頭沒尾地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內容,莎莎忽然丟了這個問題。

陳宏睿從對方停下搖晃雙腿得知他話裡有話,但就像膝躍反射似地,一如往常地選擇裝傻。

「零食買好了,撲克牌找不到等下再去書局買,可強說他要帶麻將教我玩——」

「陳宏睿,我可樂只喝一半,另一半可以餵你的衣服喝喔。」莎莎邊打開杯蓋邊道。

他明知莎莎不可能真的潑他可樂,還是老老實實地招了。

「沒有,沒有準備,沒有計畫。」

「你真是蠢斃了。」

莎莎把杯蓋蓋回去,喝了一大口才澆熄心中的怒火,陳宏睿則夾著尾巴儘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把最後一塊雞塊吃掉。

他當然也知道自己蠢啊,但又有什麼辦法,而且,做傻事是會上癮的,被莎莎罵也是,所以他老是被罵。

「早就知道你什麼都不會準備了,我就幫你準備好了。」

莎莎從書包裡拿出一小盒東西放在桌上滑到陳宏睿面前,陳宏睿定晴一看差點沒嚇死,光速把那盒東西收到桌底下,像是偷看美杜莎的眼睛似地謹慎戒懼,只敢再打開一點點手縫確認。

哇……真的是保險套耶,那個他們這年紀的高中男生只敢遠望而不敢拿去結帳的聖物,若誰像拔出石中劍似地把它拿去結帳的話,絕對會成為他們之中的勇者。

「勇者莎莎!」

莎莎擠眉瞪眼,「你終於蠢到極限了嗎?愛因斯坦說那可是跟宇宙一樣無法衡量的等級呢。」

「不是啦,你準備這個要做什麼?我們是男校耶。」

「男同性戀做愛也要用保險套是常識喔。」

「莎莎你一定是嫌我吃太多了,才會在這裡提起這個話題讓我以後沒臉過來這間麥當當吧,可惡,以後不能來這間的話要多走十分鐘……」

「陳宏睿你不要岔題。」

「是……只是啊,馬上就用這個不會跳太快了嗎?」就像才打開遊戲輸入自創的勇者姓名,結果第一關就是最後的大魔王。

「老師說,志願要設得越大越好,就算沒達成,也會前進一大步。把志願設在T大的話,再怎樣都會考上前四大吧。」

「莎莎,原來你有在上課啊,而且,那只是你們三類的老師為了升學率……」

「那我不就是為了你嗎!」

莎莎抓起書包氣呼呼地回家了,漲紅的雙頰不知是害羞還是被陳宏睿氣出來的。

難得的畢業旅行,難得溫翊嵐說他打工休假可以去,難得他們還住同一間房,雖然是四人房,難得S級傲嬌莎莎這麼坦率地說為了他……

——那不做點準備還是計畫的話,好像真的會錯過了什麼。

陳宏睿躺在床上玩弄著那一小盒保險套,覺得真是神奇呢,只要手裡拿著這個,就覺得什麼旖旎幻想都能實現似的。

從半閉的雙眼浮出的是溫翊嵐上週上完體育課嫌熱,咬著制服下擺搧風,露出大半淌著薄汗的胸腹,體味還不停飄過來。

覺得剛上完體育課的高中男生體味好聞這件事,讓他又一次確信自己就是個死同性戀,而且可救無藥地喜歡溫翊嵐。

趁溫翊嵐睡覺的時候偷摸他一把之類的志願還做得到,其他再怎麼說,畢旅都不會用到這盒東西的,戀愛又不是讀書考試,志願設得越大只會越失望而已。

陳宏睿心中一陣酸澀,打算用行動擺脫壞心情,要把那盒東西丟垃圾桶,斷絕一切幻想的可能,但他隨即想到郭阿姨來打掃房間的時候看到怎麼辦?好像也不能亂塞抽屜。

唔,結果拿了一個麻煩的東西回來……難道,這也在莎莎的計劃之中嗎?

「喏,買回來了。」

溫翊嵐打開飯店房門,把十幾罐啤酒碰地一聲放在桌上,引來室內所有高中男生的歡呼鬼叫。

畢業旅行的重點就是晚上,亦是各類違禁品展示大會,撲克牌、麻將還是幼幼班,各類遊戲機,成人漫畫,甚至是謎片跟播放器都有人帶。

幸好,他們這房都是賭鬼,不然陳宏睿實在無法預測自己在有人提議一起看色情片打手搶的時候會露出什麼表情。

「老師沒在外面守門嗎?店員沒問什麼?」陳宏睿問道。

溫翊嵐剛輸了一大把不得不出去買啤酒,擺著臭臉在接替他繼續打麻將的陳宏睿身旁坐下,還替他打了一張四萬出去。

「沒有,老師也懶得管我們了吧,反正不鬧到警察上門就好了吧。」

坐在對家的可強吐槽道:「未成年買啤酒明明犯法。」

「你不爽不要喝,欸,碰!」溫翊嵐笑瞇瞇地打出東風。

下家同學抗議,「陳宏睿你不管一下他嗎,明明是你在打啊。」

「有什麼關係,我跟宏睿是一組的啊。」他用肩膀摩蹭著陳宏睿的肩。

「輸贏都是同一組?」

「那當然!」

十分鐘後,兩人站在電梯裡,溫翊嵐再次擺著臭臉。

「運氣也太差了吧!」

「在你插手之前我的牌還蠻不錯的說……」他才剛學麻將,新手運一向不錯。

「你是說我弄壞了你的牌嗎?」他撇撇嘴,「我這不是陪你出來買了嗎?」

陳宏睿苦笑,方才說輸贏都同組,這下又變成溫翊嵐施恩給他,也太任性了吧,但也太可愛了吧。

走廊跟大廳都沒有人看守,兩名高中男生旁若無人地走到街上。

「老師真的都不在耶……」

「就說他們也懶得加班了,便利商店就在前面,那店員一定覺得我是白痴,來回兩趟,而且第二趟還是為了買保險套。」

啤酒跟零食都有了,那就去買保險套吧!方才眾人一時想不到有什麼懲罰,喝了啤酒微醺的可強便大聲說出這個爛提案。

「不然,我進去買吧?反正,買個保險套又不犯法。」

路燈剛好幫溫翊嵐照了個背光,彷彿電影男明星講名臺詞似的場景。

「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去買?我們輸贏都是同一組的啊。」

雖然沒能一起用保險套,一起去買保險套也算是考上前四志願吧。

陳宏睿笑意滿盈地說:「那我要再買兩個大亨堡喔。」

當兩人快走到便利商店時,溫翊嵐發動了他從小到大躲老師躲教官練出來的野生直覺,一把拉住陳宏睿。

「等一下,裡面好像有人。」

陳宏睿瞇眼透過玻璃窗看進店內,兩個熟悉的面孔讓他急轉頭。

「老師怎麼在那邊?」

「抓人啊,要是我也會在那邊等學生自己跳進陷阱——啊啊啊」

溫翊嵐話說到一半指著後方店門口連啊了好幾聲,陳宏睿看見也驚叫出聲。

「莎……唔!」

他捂著陳宏睿的嘴,悲壯地搖頭,「已經來不及了,莎莎他們已經走進去了。」

「啊……他們被老師們抓個正著耶。」

「不過,他是莎莎耶!」

「對啊,他是莎莎,他總會有辦法的。」

兩人就這樣見死不救地走回飯店,這件事被莎莎知道後遭受到可怕的報復讓他們都想搭時光機回到這個時候痛揍自己,然而,這些都是之後的事了。

「結果兩手空空回來。」溫翊嵐走進飯店大廳後搖頭晃腦地道。

陳宏睿雙手一攤,「沒辦法啊,跟他們說老師在店裡進不去吧。」

「欸,你覺得那邊會不會有啊?」他朝飯店櫃檯努了努下巴。

「別想了,就算有也不可能給我們吧,聽說今天這間飯店被我們學校包了。」

「嘖,難道要這樣回去被笑嗎……說什麼不敢買還牽拖一堆。」

溫翊嵐喃喃抱怨著走進電梯,卻發現陳宏睿在門口停下腳步。

「怎麼了?」

「我知道哪邊有……保險套。」

前天在家不知道要怎麼處理保險套,只好把它放進行李裡,沒想到還真可以派上用場。

「喏,保險套。」

當陳宏睿從包包裡找出保險套,丟給溫翊嵐時,他的目光死死盯著對方的表情不放。

陳宏睿其實根本不在意因為沒買到而同學們嘲笑,他在意的永遠都只有眼前這個十七歲青春期男生。

他很好奇,溫翊嵐看到他拿出保險套會是什麼表情?會問他為什麼有嗎?會問他是想在什麼地方用嗎?

——會在乎他喜歡誰嗎?

那幾不可見的詫異在對方眼底一閃而過,陳宏睿無從判斷那是是不是自己的幻覺,因為溫翊嵐隨即痞痞地揚起嘴角。

「哇,還真的有耶,太好了,可以交差了!」

「是啊,太好了。」早就知道的結果,自己到底在期待什麼呢?就維持這樣的關係不是太好了嗎。

陳宏睿默默跟在溫翊嵐身後走到隔壁房,開門卻撲鼻而來一陣酒臭,原本在房裡玩麻將的幾個都喝掛了。

「你們……咯!回來了啊……」可強搖搖晃晃像隻喪屍一樣朝著他們走過來。

「幹幹幹你別過來啊!啊啊啊回來回來!不要去宏睿那邊啊!」

一陣混亂之後,兩人各拖著一個人回他們那間房,幸好其中一個沾到床就睡死了,剩下可強還在發酒瘋。

陳宏睿打算倒杯溫水給他喝,不過找熱水壺跟插座花了點時間,背對著床鋪,聽見溫翊嵐與醉漢橫蠻無理的對話。

「我要唱歌!陳宏睿幫我伴奏!」

「好好好等下叫宏睿幫你伴奏,你先從我的床上下來啦。」

「不要,你上來幫我伴唱。」

「那我上去你要下來喔,我上來了,你快下來。」

「不要,我唱得陳宏睿好聽為什麼要下去!」

「你怎麼可能唱得比宏睿好聽,他唱的最好聽啦,給我下去!」

當陳宏睿聽到慘叫聲回過身時,只見兩人把床鋪弄得一團亂,溫翊嵐一副想把可強掐死的表情。

「他吐了啦……幹!還吐在我床上。」

醉漢吐完理所當然地倒床昏睡,留下清醒的兩人收拾殘局。

幫可強換衣服,用毛巾擦澡,再把沾到穢物的床單跟被單拿到浴室洗晾,弄完這些都快兩點了。

溫翊嵐累得坐在地板,忍不住開了罐剩下的啤酒喝。

汗溼的衣服貼緊身體,顯露那似是青年又是少年的身材,閉眼仰頭帥氣地喝酒,喉結滑動的軌跡性感誘人。

陳宏睿走出浴室時便看到這副景象彷若魔怔,只能僵直在原地。

他想起在書中曾看過,男生的喉結又叫Adam’s apple(亞當的蘋果),由來是亞當在伊甸園偷吃禁果被發現時,一塊果肉就這麼卡在喉嚨裡,不上不下,成為男人身上的一塊疙瘩。

而溫翊嵐也是他的蘋果,想吐掉卻捨不得,想嚥下也沒辦法,永遠在心頭,不上不下。

「要喝嗎?資優生。」溫翊嵐舉起鋁罐邀請。

陳宏睿搖搖頭在他身旁坐下,「我怕你等下得一個人洗床單。」

資優生是兩人還不熟時,溫翊嵐對他的稱呼,許久沒聽到蠻懷念的。就像他有時候也很懷念那時兩個人的關係,永遠不會有交集的資優生與壞學生。

陳宏睿一直到喜歡上溫翊嵐後,才懂得那些傷心情歌裡,為何總說「不如不見」,因為沒有心動就不會心痛。

因為陳宏睿不喝,溫翊嵐便默默開了第二罐、第三罐……

「你不喝啤酒,卻有……」他暗罵了聲髒話,忽然貼近陳宏睿。「我還是很想問,你……怎麼會有那個?」

淡淡的酒味從對方身上飄來,遠比剛剛整屋子都是酒臭還要醉人。

「哪個?」

溫翊嵐從口袋裡拿出保險套,「我本來想說你沒說我就不要問了,可是還是好想知道……你是要跟你女朋友用的嗎?」

陳宏睿愣怔半晌,隨即悶悶笑開,笑得都流眼淚了,還得拿下眼鏡擦擦。

溫翊嵐總是這樣,當他以為痛得不能再暗戀時,就會賞他一把糖,精密得就像是溫翊嵐明白他的感情。

「笑、笑什麼啦?我就是很在意啦!你不想說就算了——」

「是莎莎給我的。」這句是實話。

「啊?他給你這個要做什麼?」

「他……想惡作劇吧,可能以為老師會檢查,所以就故意塞進我的包包裡,還好我有發現。」這句是謊話,他覺得自己圓得挺不錯的。

「所以不是女朋友?」

「我有女朋友的話你會不知道嗎?」

陳宏睿一直都知道,像這種「我們是換帖的好哥們」的話最能博得溫翊嵐好感,果不其然地收獲了一個手臂攔抱。

「就是嘛,想說怎麼可能你交女朋友我不知道呢!那這怎麼辦?還給莎莎嗎?」

「他也用不到啦。」大概,或者應該說是他還有存貨?

陳宏睿看著他把玩著手上那盒東西,心想,收獲了溫翊嵐的好奇心與關心之後,總要正負相抵的,這才是暗戀的醍醐味啊。

「你拿去吧,應該也只有你會用到吧。」

溫翊嵐聞言慘叫一聲,把頭埋進膝蓋裡,陰沉地道:「可強他們就算了,沒想到你也一樣……」

「什麼意思?」

他激動地抬起頭,「我有女朋友不代表我不是處男啊!」

「咦?」

「交女朋友又不只是為了做愛!我交女朋友是看她們很可愛啊,我爸有警告過我啦,未成年真的不能亂來。但……承認自己是處男又很蠢,先說喔!只有你知道我是處男!」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關係,溫翊嵐拉著陳宏睿嚷嚷地說了一大堆話,但陳宏睿只接收到一個重點。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嗎?」

「我對你沒有秘密啦,好朋友哪有秘密!」溫翊嵐真的醉了開始說話已語無倫次。

趁對方還沒醉死前,陳宏睿把他拉到自己床上,因為他的床單棉被還在浴室裡,兩人剛剛就決定要睡同一張床了。

這大概是大宇宙對他今夜如此辛勞的獎勵吧,陳宏睿偷偷地蹭在溫翊嵐身旁,在睡前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了一句。

「但我對你有秘密。」

隔天八點morning call,理所當然地只叫醒陳宏睿這個沒宿醉的人。

欣賞了十分鐘溫翊嵐的睡臉,再怎麼依依不捨也得親手破壞這副美景時,陳宏睿發現了那一小盒保險套竟跑到了床鋪邊。

他萬分慶幸還好有看到,不然留在房裡準會被飯店向學校打小報告,這個東西真的很麻煩耶……

陳宏睿邊在心底叨唸著,上半身橫過溫翊嵐要回收保套時,溫翊嵐也剛好翻身——

唔!

「莎莎你要吃什麼都可以!隨便點!」

莎莎瞥了眼滷味攤再瞪向陳宏睿,講得一副你請我吃什麼高級料理,這不過就是滷味啊!

「你最喜歡的麻辣鴨血多夾幾塊吧!還有這個跟這個……」

陳宏睿夾了滿滿兩大盤,想當然耳,那一又四分之三盤最後還是進了他自己的胃袋裡。

「莎莎你多吃一點嘛。」

「配著你笑得像智障一樣的臉,誰吃得下去啊!快說吧!」

陳宏睿笑得像智障一樣從書包裡拿出一小盒東西,放在桌上滑到莎莎面前。

他瞥了一眼嗔道:「哼!沒用的傢伙。」

陳宏睿還是笑得像個智障,「也不算是沒用到啦……」

「坦白從寬。」

陳宏睿雖然老實地從頭開始說,但莎莎沒聽完就暴怒差點翻桌。

「陳宏睿你竟然見死不救!我們才去買個飲料就被訓了半小時耶!你完蛋了!」

(完)

後話

關於畢業旅行的初吻事件,不管溫翊嵐怎麼問,陳宏睿總是四兩撥千金地繞過話題,不然就是笑著說沒什麼好講的。

這天趁著陳宏睿剛被閻哥虐了一圈宣傳活動回家,溫翊嵐特別請假做了頓大餐,終於換來畢業旅行那晚的真相。

「原來,我只記得可強吐了,我們打掃到半夜什麼的,結果是我也喝了酒啊……」他嘆了一口氣,「好想回去揍我自己,但你又最喜歡那個時候的我。」

「你高中的時候真的很帥嘛。」

陳宏睿笑瞇瞇地扒了口飯不忘補刀,插得溫翊嵐胸中一口血差點咳出。

——情敵是以前的自己,根本毫無對策啊。

他只得拿出律師的詭辨應對,「嚴律師說女人到死都是少女,男人到死都是青春期喔。」

「這什麼?精神勝利法?」陳前檢察官輕鬆反擊。

溫翊嵐被打趴在桌上,「不然我還能怎樣,時光機什麼時候要發明出來啦!」

「也不是打不贏啦,那個你說很亂的房間裡不是有一堆我從老家搬過來的東西嗎?記得上次整理的時候還有看到高中制服……欸!你別太快換衣服!我還在吃飯!」

發表迴響